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钟海·网易娱乐运动

人人皆是娱乐人

 
 
 

日志

 
 
关于我

现居广州,81年生,系香港亚洲电视台和暨南大学联合开办的首届专业编剧班学员,自由撰稿人,300多篇娱评、时评和散文散见于《新快报》、《武汉晨报》、《春城晚报》、《汕尾日报》、《梧州日报》、《中国文化报产业周刊》、《佛山广播电视周报》、《彭城晚报》等,短篇系列小说(25篇)《都市聊斋》在《新快报》陆续连载,出版长篇小说《青春,堪比黄花瘦》(花城出版社出版),2009年4月18日,承蒙CCTV-6电影频道电影网的厚爱,当上了“本周之星”。QQ:33307316,欢迎您来:)

网易考拉推荐

写给我的唯一笔友刘婧  

2009-11-11 00:08:19|  分类: 剖开心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稀记得,那时我读小学五六年级时,学校同学流行结交笔友,鸿雁传书,蔚然成风。我交友的方式比较传统,所以,没有参与其中,图不图个清净这两话,但有时还是会从心里欣羡那些几乎一个礼拜能收上一两封书信的同学,久而久之,心里反而坦然了,因为很多同学热情无法持续燃烧,颇有交一个断一个之势,这就好比拔萝卜一样,拔掉一个,就填补一个,贪个新鲜。

写给我的唯一笔友刘婧 - 郑钟海 - 郑钟海·娱乐运动

此女,刘婧是也。

上了初中,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月,广交笔友依然是很多同学的首选首爱,对此,我仍旧是无动于衷。某个下午,窗外柔和的阳光投射入内,照在我书桌上的一本初中读物(忘记啥名了)上,那时我最爱看最后的一版叫“校园面面观”,类似歇后语的那种,上面有一条是一名叫“刘婧”的人写的,我很好感这个名字,所以就抄下她的联系地址,改日就给她写去一封信,内容咸忘,但大概的意思是想结识她。

信寄出大概十天左右吧,又是在一个阳光温和的下午,收到了刘婧的回信;拆信一看,我惊诧得差点顶礼膜拜,因为她的字迹清秀而苍遒,完全不是我所想象的那种如蚯蚓般歪歪斜斜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很小就写书法的,听说是受她爷爷所影响;无疑,好的习惯、好的榜样,往往会让人受益终生!

就这样,缘分让我和刘婧促成了笔友,并细水流长地维系着、捍卫着。“婧”,按《现代汉语词典》之释是:女子有才能;确实,她的确是个才情女子,不管是书法还是画画(后来她曾寄给我一张照片,是她的“奔马”画作;画风飘逸潇洒,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更甚的是,从她的照片看来,她生得落落大方,圆脸大眼,清瘦婀娜,不愧为江南女子之妍丽和清纯、典雅和朴素。

高中那会,开始接触电脑,但我依旧没有QQ和邮箱,我和刘婧还是以书信交流;其实,那时,总会在某个清晨或落日,安静而焦急地等待邮递员的到来,还有他那声清脆悠扬的喊声,仿佛是我心灵深处的共鸣之天籁,因为它寄托着千里之外的她的心声和笔墨。这份日后我管之叫为“干净友情”的情愫,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了那段暗无天日、窒息麻木的题海岁月,时至今日,我都很感激着她;但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是否也会因为我的信的到来而给她因鏖战题海而筋疲力尽之后的一丝丝清风般的凉爽之意?

后来,我们都考上了大学,联系从没间隔,一如既往。那时,网络之炽早已渗透着大学校园的角角落落,趋之若鹜亦好,大势所趋亦罢,我和刘婧水到渠成般地从笔友升级为网友,但于我而言,我和她的这层新身份,仅仅是换个称呼,友情的本质依旧不变,日臻笃厚,稳若磐石。当然,邮件的往来,并不意味着书信的中断,因为我喜欢看她写的字,还有那份像亲人一般的心意和诚挚,如空气一般,让我倍感幸福,幸福活于关心和在意的氛围之中。

再后来,我恋爱了,会第一时间跟刘婧说,那个感觉就像她会幸福着我的幸福一样;我会眉飞色舞地跟她介绍小面包,她也会像个亲人一般祝福着我们。但,她却一直单身着,我也会像个大哥哥老朋友一样催促她赶紧物色白马王子,把自己给推销出去;她听了总是在QQ打来“呵呵、哈哈”。是呀,缘分这玩意,玄乎着呢,来了挡不住,走了留不了。所以,我也不止一次跟刘婧设想描绘说:“我呀,有这么一个梦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带上我的爱人和女儿,你带上你的爱人和孩子,咱们相聚一起,那将是多么美好的因缘啊!”

毕业后,刘婧在上海一中学当了老师,看着她空间的学生照片,感觉她很幸福和满足,如同她写过的一句“知足常乐”。是呀,刘婧跟她的性情一样,似乎不爱显山露水、追名逐利,安谧地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做个快乐幸福的小女生。记得去年的某一天,忽然知道她做了个什么手术,体力不支,走路蹒跚,我心里那个疼痛和揪心无以言表,想着她欢快如脱兔、安静如处子的身影,心生怜惜,虔诚祷祝。当友情升华为近似亲情般的挂念和忧心,在命运的某个转角,哪怕身陷困境,我们也会感同身受,为其祝福。

现在,刘婧无恙如初,感谢上苍疼爱,还让她收获了一份爱情。那天,她在我的QQ留言,说她更新了新照片了,让我去看看。我打开一看,乖乖,这小妮子终于长大了,人家是掳了个美女当压寨夫人,她是牵上一匹白马驮上了一心仪王子。看着她和她的他,搂抱而照,含情脉脉,委实羡煞众人,但更多的是打心里为之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只羡鸳鸯不羡仙!

回头一掐,我和刘婧已经做了整整十三四个年头的“笔友”了,但我更想告诉她的是,其实,她是我唯一的笔友。这份情缘,这份因缘,难能可贵,更让我念念不忘,如同一个胎记,势必伴我终生。末了,还想跟刘婧唠叨一句:别忘了我那个马丁路德金式的梦想——“我呀,有这么一个梦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带上我的爱人和女儿,你带上你的爱人和孩子,咱们相聚一起,那将是多么美好的因缘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