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钟海·网易娱乐运动

人人皆是娱乐人

 
 
 

日志

 
 
关于我

现居广州,81年生,系香港亚洲电视台和暨南大学联合开办的首届专业编剧班学员,自由撰稿人,300多篇娱评、时评和散文散见于《新快报》、《武汉晨报》、《春城晚报》、《汕尾日报》、《梧州日报》、《中国文化报产业周刊》、《佛山广播电视周报》、《彭城晚报》等,短篇系列小说(25篇)《都市聊斋》在《新快报》陆续连载,出版长篇小说《青春,堪比黄花瘦》(花城出版社出版),2009年4月18日,承蒙CCTV-6电影频道电影网的厚爱,当上了“本周之星”。QQ:33307316,欢迎您来:)

网易考拉推荐

一座城市和一具鬼魅  

2008-01-16 00:28:14|  分类: 莫名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我发觉自己像个鬼魅一样游走于这座城市。城市叫莫名。她浑身都染上了珠光宝气,我却经常闻到她的体臭,令我窒息。站在高耸入云的楼顶,我以飞鸟展翅的姿态,俯视着莫名裸体般的五腑六脏;倏地,飓风扯开她的衣裳,赤裸裸,一丝不挂却不是一尘不染;不久,我纵身一跳,以鱼儿渴望池水的追求,投身于莫名最松软而洁白的私处。我徜徉于莫名的私处,但我却用锐利的牙齿疯狂地撕咬着她的每块肮脏的皮肤;从来不敢相信,她的表皮竟是如此的薄弱和腐烂!

当我的钢牙啮咬到莫名的骨头时,我骤然发觉她的坚固和坚韧,跟她的表面截然不同,任凭我再使劲地糟践,我都无法啃断她的骨头。于是,我不得不暂停了我的啮啃;我轻轻地站了起来,绵绵不断的血雨像莫名的眼泪,从我的身上拼命地往下坠,坠入她开膛破肚的躯体,我明显听到了血液砸在骨头上的声响,干脆利落,如同手起刀落一般,让人丝毫没有惊怕和喘气的空隙。

我一小步一小步地挪着,逐渐地离开了莫名的身体,感觉走了很久很久,久得我的头发和胡子都疯长了。于是,我感觉到自己筋疲力尽,我缓缓地跪了下来,不料我却瘫痪于地。我像一滩泥一样摊开我的手脚,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耳畔有大风刮过的寒冷,我全身似乎都在颤抖,我喃喃地叫着,如同呓语一般,但我却清楚地知道我在呼喊谁;她的名字正是:莫名!

我用力地撑起了身子,像搬动泰山似的将自己的头颅扭转了过来,回望来时的路;路很广袤,无边无垠,路上没有人、没有生物、没有残垣断壁、没有枯木荒草,只有、只有一条乌黑的血迹,老长老长的,像一条逶迤的巨蛇,贴卧于大地上。突然,我有了哭的冲动,泪水汩汩地突破我的眼眶,像莫名的血水一样,浸染了我所瘫坐的地方。此时,我感觉到自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心里空落落,举目无亲,因为我不但远离了莫名,还亲手毁灭了她,尽管如此,我却丝毫没有一丁点荣耀的骄傲。

我的眼泪还在继续流淌,以一种前仆后继之势,祭奠着我的悲伤和自卑。哭着哭着,我低头一看,满地都是殷红的鲜血!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沾了沾地上的血水,凑近鼻子闻了闻,很熟悉的气味;我再靠近我的嘴边,用舌头舔了舔手指上的血,多熟悉的味道呀!

我恍然大悟:我的血跟莫名的有着一样的气味和味道!即使我现在已经毁灭了她完整的身体,即使我现在早已逃离了她的视阈,可我的身体、我的血管里依然流淌着莫名的血液,久违而熟悉的血液,仇恨而细腻的血液,腐臭而原始的血液!

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往后一仰,以苍白无力的方式结果了自己。于是,我终于成了一具孤魂野鬼,随着大风飘荡;飘呀飘,当我用力地撑开眼皮时,我发觉我的眼前站着一个庞然大物。诚然,它也是一具鬼魂。我使劲地仰高了头,一心想看个究竟;结果,我却看到了莫名的脸蛋;她脸带笑容,笑容很清澈很干净。

不知为何,我竟然情不自禁地扑了上去,死死地搂着她的小腿,声泪俱下;莫名俯下她的身躯,用那双大手捧起了我,将我放入她洁净的胸怀。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